尔东

此经一别,天堂相见


盾冬是苦尽甘来,桃包是细水长流


我算是那种给自己找盼头才能活下去的人。像什么几天后去见喜欢的人,几号又有谁的展览,几个月以后的演唱会。没有盼头活不下去。没有喜欢事物也活不下去。活着的全部动力我全部都压在这一点点“喜欢”上。

不是我喜欢他们,是他们在救我。

2019

请你对我好一点!对我爱的cp好一点鸭!

【盾冬】

“Bucky!我回来了。”Steve冲着不远处正在羊棚的人大喊,那个人还是穿着瓦坎达当地的服装,脑袋后面的长发不再散着,估计是哪家的孩子兴起给他的Bucky扎了起来。

他实在忍不住了,然后快速朝着Bucky跑去。他只是去执行任务了一天,怎么就这么想Bucky呢,Steve Rogers想,他的Bucky前生一定是个会魔法的小天使。

“Steve?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?我还以为今天跨年不能和你一起过了呢。让我看看……很好,没受伤。”

“Bucky……没受伤是不是得给我一个奖励?”金发蓝眼睛的美国队长急切地盯着Bucky。活像个要糖的孩子。

“好好好,给你奖励”,Bucky笑着亲了一下Steve的脸颊,又凑近他的耳朵说,“队长,晚上还有大惊喜哦。”说完就快速回到了自己的位置继续回到羊棚。

“Bucky, Bucky还是我来吧。”Steve从Bucky手里拿过铲子,和Bucky在瓦坎达生活快要一年了,他已经习惯这样子安逸的生活。有时候会有紧急情况,复仇者需要他,他也会及时出现,只有在Bucky这里他才永远感觉他依然是那个十六岁的布鲁克林少年。

“Steve?我还有件事要跟你说……关于,我们的未来。”Bucky紧张地抓着衣服的一角。

“说吧Buck,我听着呢。”

“我和陛下申请,让我们回到布鲁克林原来的地方住……他,他同意了,并且已经派人装修好了,我看过图片,和我们以前的相差不大,所以……亲爱的美国队长愿不愿意和他的中士开启同居生活?”

“哦这是我无上的光荣。”


↓点我看盾冬跨年

https://docs.qq.com/doc/DT0N2Z09zekxBaWZG?disableReturnList=1&_from=1&subDomain=300000000&localPadId=OCvgOszLAifF&id=DT0N2Z09zekxBaWZG

我看见了光01

明星桃和学生包的爱情故事。

塞巴斯蒂安·斯坦这辈子做过两次最为疯狂的事情,第一件事情是他追星之后就无法自拔,第二件事情是他睡了他的偶像克里斯·埃文斯。

塞巴斯蒂安一直是个好好学生,之前从小学开始到高中都是这样的,他的心里除了莎士比亚就是列夫托尔斯泰。一开始他的大学生活都是三点一线式的。教室-图书馆-宿舍,哦天哪,当时好多人都十分替塞巴斯蒂安的那张脸感到惋惜。

没有人不爱塞巴斯蒂安的,那个来自罗马尼亚的小甜心,不仅仅是因为长相甜美,他总会微笑着回敬所有给他打招呼的同学,他的笑容有一种奇妙的感染力,让你感到世界上再无烦恼,那双眼睛,就像天上的繁星闪烁,多少人就是为了多看几眼那双眼睛而和塞巴斯蒂安打招呼。

但最最令他们不满意的就是,塞巴斯蒂安眼里只有学习。如果想知道塞巴斯蒂安的行踪,完全不需要贿赂他的室友,因为塞巴斯蒂安在这个诺大的校园里,永远在固定的时间出现在固定的地方,俨然像个时钟有板有眼。

还有一件令全校女生都担忧的一件事情,就是她们生怕哪一天那个甜甜的男孩会被掰弯了。不过被掰弯了也没关系,她们一定会上下一条心把他掰回来的。

令塞巴斯蒂安发生转变的一年,大概是由于他的室友,洛基·劳菲森在他们的寝室的墙上贴了一张海报。

塞巴斯蒂安一向具有挑剔的审美眼光,于是他一眼就看到了海报上的人物。“嘿洛基,那是谁?”

“索尔·奥丁森,怎么,你也对明星感兴趣?”坐在床上的黑发少年不屑地说道,“他有什么了不起的,不就是长得好看、身材魁梧,看起来能给人带来安全感而已吗?有什么好看的?”

“不,我不是对他感兴趣,是对他后面的那个男生,他叫什么名字?”

“他?克里斯·埃文斯,今年刚出道的演员,貌似星途坦荡,没有黑历史,没有绯闻,整个人就像娱乐圈的一股清流一样。怎么,说好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呢?想留恋人间啦?还是因为个男明星?”

事实证明,塞巴斯蒂安是疯了,他开始省下自己的早饭钱买克里斯所有的有关海报,文章。

直到后来,损友们回忆起塞巴斯蒂安这段追星时光,都说他是被克里斯·埃文斯迷了心智,是啊,从2008年的一眼到从今往后一直的执着,他一定是入魔了。

To be continued……

让我不要脸求个评论。

我心中的包子形象鸭。

听说下雪天和喜欢的人一起可以白头梗。

年度最佳助攻:阿毛


史蒂夫·罗杰斯今天很暴躁,为什么呢,这是因为他原本打算好好地和巴基度二人世界来着,(等等!先暂停一下,让我们看看史蒂夫的二人世界80.0计划:把巴基在床上——哔过之后,然后去浴室再哔——中午吃过午饭和巴基一起睡午觉,然后吻醒巴基,接着继续——哔。晚上陪巴基看雪,看完雪后依旧——哔。)可现在他什么还没干就被山姆从有巴基的被窝里拉出来,美其名曰保护世界和平。


但是史蒂夫·罗杰斯表明,shift!我不想去。


可尼克·弗瑞表示,容不得你拒绝。


于是他坐着战斗机来到这,鸟不拉屎的冰天雪地的地方。天地良心,他不想骂人,该死的尼克·弗瑞!竟然把他派到这来。更该死的邪恶势力,我都要睡到巴基了,这时候你们来打断我!


说时迟那时快,沉着冷静的美国队长一改前态先制定计划再一一击破的方法,他选择了,复仇者们冲鸭!十分明显地暴露在了敌人的面前,复仇者们表示都惊呆了。


“老冰块今天是没吃药?”来自托尼·斯塔克的好奇。


“托尼,他有没有吃药我不知道,但你得小心别感冒了,不然你就别想吃王做的甜甜圈了。”来自史蒂芬·斯特兰奇的警告。


“不行!王答应好了的!”该死,自己怎么每次想偷偷吃点零食就被抓到。


“只要你不感冒,我可以答应让你吃。”


“你们能不能别秀恩爱了?队长已经冲去了啊喂!”猎鹰表示他怎么在哪里眼睛都要被亮瞎呢。“你们学学人家娜塔莎,娜塔莎你在研究战术……吗?”


“不。我在和克林特视频聊天,你知道的,上次我们一起出任务的时候心里一直想着巴恩斯中士,然后克林特替他挡了一枪。”时候巴基送来了十斤李子。


“等等,这都隔一个月了,我们是超级英雄啊喂!就算普通人也该好了好吗?!”猎鹰冷静分析后得出结论。


“山姆,你知道你为什么单身了吧?活该!”冷酷的女特工关心完视频那边的克林特之后,就去加入了战斗。


“……我,fuc——”猎鹰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。


虽然是虚假的队友情,但今天的猎鹰依然在努力的保持微笑哦。


等他赶到现场的时候,只有美国队长一个人了,哦身边都是倒下的敌人。


“这,这就打完了?认真的吗,对长?”猎鹰表示目瞪口呆。


“刚刚巴基打电话给我,他们害我没接到。”美国队长表情凝重。


“……哦”死gay!


“那其他人呢?托尼,斯特兰奇和娜塔莎都去哪了?”


“他们来的时候我已经打完了啊,然后娜塔莎让奇异博士传送她回家,托尼和奇异博士也走了,就差你了山姆,你动作可真慢。”来自美队的嫌弃。


“我……”毛哥算了算了!你冷静!他还是个一百多岁的孩子啊!


最后猎鹰和史蒂夫一起回了瓦坎达,因为那个时候巴基又打电话来了,所以他被迫来到了这。不过还好,看到巴恩斯中士的那一眼,简直就是确认过眼神,你不是我要找的人。这他妈哪里是巴基?!明明是口巴口即啊!!!


加上被折翅膀,踹下楼的经历,他选择去黑豹那里暂住一晚,明天一大早我就走!


“小混蛋,走都不知道叫我一声让我和你一起去。哦我知道了,小史蒂薇一定是嫌弃我了……”


“巴基,巴克!我怎么可能嫌弃你。你是我的软肋,唯一的。但我不能让你冒险了巴克,我不想你再离开我了。”蓝眼睛的主人像条金毛一样抱住了巴基。


“我知道的,史蒂夫,我都明白,可我是你的中士呢,史蒂夫。为你战死是我的光荣。”巴基笑着拍了拍史蒂夫的背,亲吻了他的耳朵。“嘿,我的对长,快看,下雪了。”


“那,那我们回家吧。”史蒂夫拉住了巴基的手往前走。


“嘿史蒂薇,还记得我们小时候第一次下雪的情景吗?哦那个时候你还是个瘦竹竿呢,却在那么冷的一天执意拉着我的手慢慢走回你家,等到了你家我们浑身都是雪了……那么请问对长,你还愿意和你的中士,以这样的方式白头吗?”灰绿眼睛直盯着他,“如果愿意的话,请给你的老情人一个吻吧……唔。”


史蒂夫亲了他,甚至在亲他的那瞬间他们的嘴唇缝隙间还夹了一片雪花呢,然后融化在他们的皮肤上,分不清是巴基弄到史蒂夫脸上的,还是史蒂夫自己脸上的雪花。



猎鹰被吩咐来叫史蒂夫和巴基吃饭,他简直是最好的队友啊喂!!!他走到门口,就听到了不可描述的声音,大概就是美队的低吼和巴基的喘息?shift!真是日了灭霸了!死gay!我现在就走!


啊啊啊放假了耶✌


那个我爱了一辈子的少年04

暴乱角度


我忘了是多少年了,我再次醒来觉得过了好久好久。我中途肯定被转运到别的地方过的,因为这片土地上没有卡尔顿的味道。


又或者这个星球上再也不会有卡尔顿的味道。


几个孩子调皮打开了盛有我的盒子,那是我多少年后第一次感受到地球的空气,虽然依旧会让我疼得厉害,有种窒息的感觉。但同时也有种熟悉的感觉,毕竟我曾经包裹着一个少年穿过大街小巷呼吸新鲜的空气。


我发誓卡尔顿觉得是个傻的很可爱的宿主,我登上了最高的大楼,想带他欣赏一下风景来着,因为这孩子从来没有见过什么风景,结果他恐高,差点把我的惊喜变成了惊吓。


在一开始我们的身体相互融合的时候,他甚至问我肚子里会不会长出虫子来。


他真是个很可爱的孩子,又聪明又懂事,那个时候整条街去没有人不喜欢卡尔顿的。


……


我没有想到再次遇见他会是那么快,就像当初没想到他想离开我一样的。


我在这个临时寄生的宿主大脑里找到了关于卡尔顿的记忆,看来他没死,并且过的很好。


我决定去找他,哪怕翻遍整个地球,也要找到他。


……


总有人在我快要成功的时候横插一脚,毒液这个叛徒!他竟然站在了虚伪的人类一边!哦他的宿主和我的卡尔顿简直没法比。


我耐着性子重复了好几遍我没有什么恶意,我只是想抓住那个我爱了一辈子的少年。他离我很近,我已经感觉到他了,他在我面前的这座大楼里,但是毒液挡在前面。我不想和他们打,于是迅速地爬向楼顶,跳向不远处的那一栋,反反复复,然后绕了大半个美国终于甩掉了毒液。


此时我恢复了小男孩的形态,忍不住使劲拽了拽自己的衣角。


我追逐了几个世纪的才遇见的光,我等了好久才终于再次看到他。他是瘦了还是胖了?但我只能他一定过得很好,卡尔顿那么聪明的人,总有办法让自己过得更好。


我走了进去,却被门卫挡在了门口,该死的门卫,真想一口气吞了他们。


我看到了卡尔顿的背影,该死他往反方向走了,我从门卫的臂弯下钻了过去,然后快速地向那个人跑去。


我的光,我的少年,我追逐了多年的梦想,我渴望了的多年的陪伴。


那个门卫还是抓住了我,在卡尔顿面前,“得了,别和孩子好一般计较,你下去吧。”


那个门卫不甘心地放开了我。


卡尔顿半跪在我的面前,露出他迷人的微笑,“小朋友,你是迷路了吗?”


“不,先生,迷路的是你。”


等不是枯燥乏味,而是细水长流。

等到了叫幸运,等不到叫执着。

“他不认识你了”,猎鹰看着美国队长,“你要明白他现在是冬日战士,不是你的巴基了。他可能随时制造出暴乱。”

“他会想起我的,Sam,你要给他点时间”,在过去的七十年里,他已经习惯等待了,也害怕等待。你永远不知道下一次等到的是那个他记忆中的巴基,还是杀人如麻的冬日战士,还是……冰冷的尸体。

“走吧,去陛下的实验室看一下结果。”史蒂夫故作轻松地说,实际上他紧张的要死。瓦坎达的科技十分发达,那个聪明的苏睿公主,说可以让巴基恢复原来的那样。

但愿这样,如果失败了的话,他有一辈子可以用来等巴基想起自己是那个十六岁的小豆芽。

本来不怎么长的路,史蒂夫·罗杰斯偏偏用了比平时多三倍的时间才走完。

“cap……你在紧张吗?”猎鹰很无语的说,几乎每走几步路,队长就找个借口再回去拿个东西,这条路就这么一会他已经走了十几遍了。

“Sam,我现在,看上去怎么样?我的脸上没什么伤吧?万一巴基看见了肯定会心疼的。还有,你觉得我们带这么多李子够不够?万一巴基不够吃怎么办。万一,万一他没有想起我怎么办?万一,他还拥有着冬日战士的记忆很愧疚怎么办?”

“cap,这些都不是我们目前要考虑的问题,我们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太阳下山之前你还想不想见到詹姆斯·巴恩斯了。”

“你说得对Sam,我不能总是让巴基等着我。”

“成功了吗?”史蒂夫紧张地看着苏睿。

“嗯哼,当然啦,不过我不能消除他脑子里关于冬日战士的记忆,很抱歉,队长,冬日战士的记忆太多了,我认为这可能就是命中注定让他得适应自己身份转变。”

“那他醒来了吗?还是说我明天来看他?”史蒂夫用力掐了掐自己的手心,他的巴基,还得承受些痛苦,可这能怪谁呢,怪九头蛇吗?如果没有他们,他可能再也见不到巴基。可是巴基还要再尝试着接受那些痛苦的记忆……

“他醒了,准确地说他很早就醒了,恢复的很快,可能是因为体内有血清的缘故,哥哥怕他失去平衡跌倒,还为他安装了振金手臂,现在应该在里面休息呢。好啦,我们不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啦,该吩咐的我也吩咐过了。走吧,Sam。”

等确定听到了门关上的那一刻,史蒂夫才慢慢地走到巴基正在里面休息的房间门前。

说些什么呢,巴基我们又见面了?不行,太普通了。巴基我好想你?不行,太肉麻了。

史蒂夫·罗杰斯,那个大名鼎鼎的美国队长,竟然站在门外想着开场白。知道眼前的门打开,他才缓过来。

好吧,他准备的一百多种开场白他都没有用上,他只是看到巴基的那一刻抱了上去。

他等了半个多世纪的人,现在就站在他面前,史蒂夫·罗杰斯一下子想到他们以前。那个勇敢的美国队长现在像个孩子一样抱住他的巴基哭。

巴基用人类的那只手拍了拍史蒂夫的背,“好了好了,一百多岁的人了怎么还说哭就哭。你留胡子了?臭小子!你以为每个人留胡子都能像我一样帅的吗。”

“Bucky……我期待这一天好久……”史蒂夫还是抱着巴基不放手。他摸了摸巴基的脸,然后接二连三的吻落在了巴基的额头上,脸上,嘴唇上。

“咳咳咳。那什么,虽然我知道你们看见对方两眼泪汪汪,但是该吃饭了两位。”猎鹰发誓,这辈子他都不会和苏睿那小家伙玩真心话大冒险,他被惩罚叫两个老冰棍吃饭,然后他眼睛瞎了。明天他要告诉瓦坎达的记者一个头条新闻,题目都想好了:【令人吃惊!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原来……】死心吧姑娘们,你们的美国队长不是无欲无求,这他妈明明是禁欲系的,这看到冬日战士的眼神明明想吃了人家。

“走吧Bucky,我们回家。”

黑豹为他和巴基安排了一座小房子,其实他们可以住的更好,可是史蒂夫坚持要一座他们之前在布鲁克林住的那样的小房子。两个人刚刚好。

“好,回家。”巴基笑着看史蒂夫。

“所以我干嘛要来叫你们吃饭?!Gay!!!”

博士和river song是什么绝美爱情啊啊啊啊啊啊

摘纪录:

其实我想你应该是明白的,每一个写手,每一个画手。 他们口中的随便写写随便画画,都是花尽心思的创作。 他们所有拿出台面见人的作品,都是自己觉得最好的作品。 对于这种艺术上的创造者,我们都应该表示尊重,你也可以理解他们口中的随便,只是谦虚罢了。 真正喜欢,有怎么会舍得随意,我们如此深爱着笔下的作品,怎能容忍心爱的故事半点污点半点不好。 我是舍不得的,毕竟我把我的故事当作知己,当作爱人。 骄傲是孤独,沉默却庸俗。


感谢推荐

终局

亲爱的Steve:

      首先,我很遗憾的告诉你,抱歉了,我又一次食言了,我知道,有些东西,大概是命。我们说好的陪对方一直到世界尽头,可是总是不能实现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  我们在一起多少年了?我忘了,但我还记得,那个傻小子红着脸把我按在墙上说我不能有女朋友的情景,他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,你说是不是?

     

     我以为掉下火车的死定了,当然了,因为摔得好疼,至少断了好几根肋骨,我的头后面也感觉有液体不断涌出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 人总不能向上帝祈求太多,我只祈求我能再次活着见到你。他们说人死之前会想到自己这辈子最深爱的人,你猜怎么着,我看见了你。

    

     小个子的你,逞强的你,害羞的你,威风的你,你成为好多人的美国队长了,Steve,可你还是James Buchanan Barnes中士一个人的小豆芽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 我知道你想成为一个英雄,Steve,没人比我更了解你。可我还是希望你就是小豆芽的样子,至少我不用因为自己的伴侣在战场上厮杀,最后只能孤苦一生。

    

     冬兵是个可怜的孩子,我有跟你说过这个吗?当冬兵的记忆和巴恩斯的记忆融合,我就清楚的认识到,我再也无法永远当个英雄了,我手上沾满了无故人的鲜血。

    

     但尽管如此,我也想告诉你,他实在很可怜,而我就是他。我们每一次想起你,都会一遍遍地洗脑,相信我,如果你尝试过一次的话,你是不会想有第二次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 可我不行Steve,我得撑下去,我得活下去,哪怕我无法想起你,哪怕我们可能以敌人的身份相遇。可是Steve,我要见你,只有我知道你过得很好,其实就很心满意足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 人果然是个贪心的生物,期待好事接连不断的发生,我也是这样的。

  

     比如说在没遇到你之前,我想着上帝能否派个天使给我。比如在遇见你之后,我想着我要保护好你。比如在成为你最要好的兄弟的时候,我想着我们能陪着对方到世界尽头。比如说在你成为美国队长后,我想着我要和你一起去战斗。比如说在我快要摔下火车的那一刻,我想着兴许我能抓住你的手呢。比如说想起你之后,看到你周围有那么多好朋友的时候,我想着我也许也能和他们成为好朋友。比如说这次在瓦坎达看到你,我幻想着我们打完仗后可以坐在一起聊聊天什么的。

     我的小豆芽,我的队长,我的爱人,如果分离之后总能再次相遇,我期待着见你,哪怕在我和你说完那句话后会再次消失。

     哦对了,你还不知道我想对你说什么呢。

     Steve……请你好好照顾自己。

     Steve……如果可以重新找个伴侣。

     Steve……如果可以的话,忘了我。

     我永远不会怪你,Steve。

     这个空间终于出现了光明。我看到了Steve,噢忘了告诉你,我遇到了一个人,并且和他成为了朋友。他叫Loki,他很厉害,用了自己的法术让我看见了你,他还在偷看自己的哥哥,就是那个手指有电的雷神。他一边笑着他的哥哥现在的样子很傻,一边却偷偷抹泪。

   

     我猜他也是想他的哥哥的吧。至少我很想你。

      我曾经有没有和你说过我爱你?原谅我还没能完全想起过去的我,但我记起了很多了呢。我觉得我没什么遗憾,除了不能陪着我的小豆芽到老。

      天呐,你怎么哭了?我的队长从不掉泪的,当然了,哭过两次,我还记得。一次你没有抓住我的手,一次是为了故友。

      Steve,相信我,再次相遇我们仍将披荆斩棘,结束终局。


Yours,

James Buchanan Barnes.

和大家解释一下,在我眼里佩吉和美队的关系,就像我曾经看到过得一篇文吧,那是一种异性之间的欣赏。

盾冬才是爱情啊啊啊啊啊啊。

那个我爱了一辈子的少年03

私设ooc


仍以暴乱视角。


这年他二十五岁,他已经成为所有人门口中那个隔壁家优秀的孩子了,我为他感到骄傲,这说明我选择的宿主没错。


但我知道,卡尔顿一点不开心,因为那个为我们

做巧克力派的妇人生病了,很严重很严重。


没了巧克力派,我还能适应地球上的其他食物吗?我不确定。我现在只有一个愿望,就是让这个少年不要再紧皱眉头了。


那个妇人走的很安静,卡尔顿也很安静,至少在众人面前是这样的。他打理好了一切,没有闹,没有哭,捧着那个妇人的骨灰走向大海。


【为什么不立座墓碑?你们人类不是都这样干的吗?】


“不,她喜欢大海,我要带她来看看,我小时候的时候她总带我来海边,她说她爱大海给她带来的宁静,riot,墓碑只是个形式,我又带她来她最爱的大海,是有始有终。”


卡尔顿将骨灰撒向了大海,他撒的很慢,这是我第一次,忍住了自己的急性子,陪着他看着这片他母亲爱的大海。


母亲是个很美丽的词,我想是这样的,虽然在我们星球从来没有这个概念,但在那个地球妇人身上,我感受到了,不仅仅有巧克力派。


很晚了我们才走向那座房子,它似乎已经不能被称为是家了。


我似乎从未介绍过卡尔顿的父亲。那是个滚蛋,酗酒,抽烟,赌博,什么都干。卡尔顿和他的母亲早就和他分家了。那个男人有时还会恬不知耻地回来,我第一次问卡尔顿这个人是谁的时候,是因为卡尔顿一看到他整个人的心情都变得很差,“他不过是给我的生命提供了一枚jing子的人罢了。”


房子的灯亮着,卡尔顿先是愣了一下,然后咬紧了牙跑了进去,果然,那个男人又来了,让叫不上名字的人搬着这座房子的家具。“你在干些什么?!”


“呵,我干什么,那女人死了连点钱都没留下,我只能卖家具还我的赌债咯。诶,你们快点搬奥……”


【只要你说一声我可以把这些人的头都咬下来。】


“不了……riot,他们太脏了……人都是这么肮脏吗?”那双泪光闪闪的大眼睛直视着我的眼睛。


我伸出触手擦了擦还没流下的眼泪,【没这么说卡尔,你就很美好,你的母亲也一样,你们是我在这星球上唯一遇见的美好。】


这一天,他去了天台,自从他的母亲去世之后那是我们经常去的地方,没有巧克力派了,但我会想它的。


他喝了一罐又一罐的啤酒,“riot……我要给你看我的另一个发现……”


我总是相信卡尔顿,包括那次,让我最后悔的那次。他飞快地操作着我看不懂的仪器。


“准备好了吗,riot?”


仪器打开的那一刻,我开始在卡尔顿体内不断地颤抖,我意识到了什么,他想把我赶出他的体内。声音快把我给震碎了,我实在承受不住了,那样下去卡尔顿也会死的,他难道就是相信我舍不得他死所以才敢这么做?!


我被关进的一个罐子里,流体形态的我忍不住拍着那个罐子想要出来和卡尔顿对质。


“riot,你真美……可是我太丑陋了,riot,你知道吗,我总是在疑惑”,他张开手臂站在天台的最高处,他低头看了一眼我,我能感受到,我看到他的眼睛慢慢湿润,“我在哪?riot?我是谁?没人爱我了,riot,你值得更好的宿主……”


“At last,have a nice life, riot,and, forget me.”


他跳了下去,而我什么也不能做。


后来我什么都不记得了,因为我再也不想看到这个世界了,真的只剩下丑陋了,我的美好不见了。


嘿,如果真的有你们口中的上帝的话,他能不能把我的少年还给我?



下章甜我发誓!不收快递!



那个我爱了一辈子的少年

私设ooc


仍以暴乱角度。


这年他十七岁,他长高了,脸不像小时候有点肥肥的,很瘦,那样子显得他的眼睛更大了,好看的要命。


似乎也是因为这个原因,卡尔顿受到了全校的青睐,无论男女。人人都喜欢卡尔顿的那双大眼睛,清澈,明亮,勾人魂魄。


但我觉得他每天收到别人的表白礼物什么的并没有什么坏处。虽然比起巧克力派差了点,但是那些零食还是能让我接受的。


不过我很不懂有些小女生,为什么从来都是很害羞的跑到卡尔顿的面前给他塞一封信?这个时代不都有手机了吗???


【卡尔顿,我饿了。】


卡尔顿从刚刚愣住的状态一下清醒了过来,将粉红色的小熊信封扔进了垃圾桶,“那好,我们回家,今天也吃巧克力派吗?”


【恩。】我趁着卡尔顿不注意伸出触手拿回了那封信,不管怎么样这也算关心宿主吧?


【所以说那些女孩中没有一个让你动心吗?】我一边看着卡尔顿,一边吃着巧克力派。


“是的,我也不懂他们干什么那么做,甚至还有男生,我哪里看上去像个gay了?如果他们真的想要追求我,还不如多问我几个高难度的题目,而不是把时间浪费在写情书上。”


好吧,这个孩子的脑回路我有点无法理解。【那你有什么标准呢?高的瘦的矮的胖的聪明的花痴的?】


“riot,我真的对谈恋爱一点感觉都没有,我觉得有你和妈妈就足够了。”


好吧。虽然没有只说我一个人,但至少把我放在第一位。


我趁卡尔顿睡着了的时候偷偷拆开了那封信,好吧果然很一般,那些女孩子都一点不会抓住卡尔顿的喜好,我想如果有人对他说,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和你一起搞研究,那这个女孩一定会首先赢得卡尔顿的关注的。


人类的女孩怎么都这么不都得转变一下套路?


今天很开心,卡尔顿带我去看了电影,虽然卡尔顿貌似并不是很感兴趣的样子……大概是因为我和他说他应该选一个女孩试试?从那句话后他都不怎么理我了,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。


坐在他旁边的是个金发碧眼的女孩,噢我第一眼看到她就不喜欢她,她竟然揽着卡尔顿的一条手臂?!放开愚蠢的人类那不是你能碰的!


什么?我为什么要生气?卡尔顿是我的宿主,我选择了他,他接受了我,我才是那个能陪着他一辈子的共生体好吗?


我实在不能理解,看电影就看电影,为什么前面的小情侣们就开始互相咬着对方的嘴巴?还发出那么大的声音?我感受到了卡尔顿的尴尬,不知道是因为碰到了这样的事情,还是因为那个女生靠在了他的肩上。


我决定把卡尔顿缓解这种尴尬,我控制了他的身体,抛下了那个女生又出了电影院。


“我们怎么走了?”


【电影太难看了。】


“听着riot,你不能总这样替我做出决定……我是个大人了,我应该有自己决定事情的能力。”


好呀,他第一次顶撞我!太令我生气了!我控制他的身体走进了一条小巷子里,然后从他的身体里露出了绝大部分的自己。


【你从未反对过我的决定,卡尔顿。这是你第一次这样做。】我眯起了眼睛和他的眼睛平视。【为什么?为了那个女孩子?还是为了那部电影?别告诉我是前者。】


“是前者又怎么样?!”卡尔顿微红的眼睛盯着我,他竟然敢瞪我,这笔账下次再算。“不是你让我选个女孩试试吗?!怎么,我一直在遵循你的意见riot!”


【你!】后面我就没有说话了,因为卡尔顿像电影院那对情侣一样咬了我一口。我忍不住扶住他的头加深这个啃咬,不得不说我喜欢这种感觉。


与此同时我听到了他心里的声音,他说爱我。


真巧,我也是。



下一章有点虐卡总千万不要尝试给我寄刀片鸭!